秦暮然

我永远喜欢芥川老师
主文炼,是条咸鱼文手
重度芥推,但同时最近在爬墙宽哥。同时还沉迷坂口安吾先生。
宽哥真好.jpg
cp杂食警告!x
接受芥川老师相关的大部分cp
以及安织 川横 犀朔 双敦
总之是个杂食x
不吃菊宰x
拒绝修罗场
以上_(:з」∠)_

是自家的芥川老师!第一次做ob11的衣服呀,是不太像唱诗班的唱诗班【
幼儿园级的渣拍照,是我没有拍出他的可爱【
p1~3是瞎摸的摆拍,
p4是迟到的二周年祝贺!!
芥川老师:“司书拍好了吗?我要抱不动钢笔了......”
我:“马、马上好......”(←拍了很久)
p5是芥川老师相关,书和一些周边_(:з」∠)_
辛苦芥川老师被我这个手残拍了一下午【
我永远喜欢芥川龙之介.jpg

安吾老师生日快乐!!!wwwww
看不懂日语但是听出来了,安吾锅蛋糕是什么啦hhhhhh
(如果不是朋友的提醒就差点忘记收生日回想了x)

快乐至极!!!!成为咸鱼司书的第252天!!芥推终于有芥了!!qwqqq(甚至高兴到截图的时候芥川老师的潜出语音都没说完x)

【文炼芥太】白夜

*芥太,军人芥x孤儿宰。

*背景借梗于This war of mine(这是我的战争),也安利大家去玩一玩这个致郁游戏。

*略长,文笔啰嗦注意。

*能够接受的话请往下?→


      
        暴风雪已经连续刮了好几日,山坡上,树林里,都堆积着厚厚的积雪。夹杂着雪粒的寒风吹得人睁不开眼睛。就连城区附近一直交响的枪声也弱了下去,这样的恶劣天气原本不应该外出,然而,在这样的非常时期,却成为了外出的最好机会。因为也只有这种时候,潜伏在不知何处的狙击手才会放松下来。这是乱战时期,不同地区的叛军,正规军不停地交火。生命如杂草一般廉价的时期。到处都在交战,漫长的战争让人已经迷失了方向,似乎战争已经失去了意义,但是总有什么狂热份子执意将它进行下去。芥川龙之介,两个月前还是一位在前线上的军人。然而身边的同伴一个一个地死在战火的硝烟里,到最后,自己所属的军队再也无力维持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战争才能结束呢……芥川这么想着,走在厚厚的积雪上。不过独自一个人走在覆盖着皑皑白雪的树林里还真是够冷的,每呼出一口气都冷得像是要立刻结成冰。
        突然地,芥川似乎听见什么东西慢慢移动的声音。军旅生活锻炼出来的本能迫使他提起警惕,放轻了脚步。芥川不知道移动的是什么,或许是被吵醒的冬眠的野兽?又或许是驻扎于此敌人?无论是哪一种,都有可能将他置之死地。
        芥川一步一步谨慎地接近,却发现那个发出声音的身影似乎出乎意料地……矮小?直到真正看清了,芥川才发现根本不是什么野兽或者敌人,只是一个小孩子罢了。芥川皱了皱眉,怎么会有小孩子独自一个人在这种地方?而那个小孩子似乎毫无察觉到危险的自觉,像只迷路了的迷茫小鸟一样没有目的地走着。芥川越发觉得奇怪,于是他走到小孩子的身边,问道:“你的家人呢?”小孩子像是没听见芥川的问话,自顾自的就拉着芥川就向某个方向跑去。芥川一头雾水,但还是跟着孩子的步伐。难道是想要带自己去什么地方?芥川不由得感到莫名其妙。
        在雪地的跑了将近二十分钟之后,小孩子拉着芥川到达了一个洞穴前。在雪地上奔跑消耗了小孩子本就不怎么充足的体力,被冻着有些苍白的小脸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过了一会,小孩子才用微小的声音说出话来:“我的同伴,就在洞穴里面休息,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两天前他们突然就不动了……也不说话。”原来就是因为这个理由把自己拉到这里来的吗,芥川感到有些无奈,但还是走进了洞穴。洞穴里的气温比外面稍高一些,但洞穴深处吹来的阵阵寒风还是让人感到阴冷。稍靠里处,有几个成年人身形的人靠着洞壁坐着,任芥川走近,也没有任何的反应,芥川在其中一个人面前蹲下,伸手探了探鼻息,果然已经停止了呼吸。芥川又探手摸了摸侧颈,原本流淌着温热血液的地方只给芥川带来一片冰凉的触觉。这几个人都已经冻死在了上一场剧烈的暴风雪。而那个小孩子却在灾难一样的暴风雪中幸存了下来。
        芥川一时不知道要怎么跟孩子解释,难道要直接说,“你的同伴都已经死了”吗?芥川不敢,也不愿说出口,尤其是说给一个刚经历灾难和战乱中的小孩子听。
        或许是长久地沉默让小孩子有所不安,那孩子轻轻扯了扯芥川的衣角,问道:“怎么了吗?他们怎么了?”
       又沉默了一会,正当小孩子想要再次扯扯芥川的衣角问他的时候,芥川有些艰难地开了口,编造了一个拙劣的谎言:“没什么,他们只是在休息而已。他们还说,他们要在这里停留一阵子,让你先去找其他可以依靠的人度过这个冬天,再回来找他们。”刚说完,芥川就后悔了,这么明显的漏洞,即使是小孩子也会看穿吧?
        但是小孩子只是轻轻地点点头,仿佛真的听见同伴们对他说出这番话。过了一会,那孩子又像自言自语地说道:“那我过了冬天就回来找你们。”
        那孩子的举动让芥川心里的某个位置忽地疼痛了一下,在战乱动荡的时期,又有谁能庇护这个小孩子?况且芥川自己还欺骗了这个孩子,给了他一点活下去的希望,却又只是海市蜃楼。
       为了补偿似的,芥川开口问道:“那你有家人生活在这里吗?”孩子摇了摇头:“没有,我早就没有家人了,他们都死在了战乱里……”。芥川停顿了一会,像是有些贸然打断孩子的话一样接道:“那愿意跟我一起度过这个冬天吗?”孩子反而有些惊讶:“为什么?”芥川一时也迷惑起来,对啊,为什么呢?虽然身为军人,但在这么动乱的时期,自己能活下来就已经不错,哪来的余力照顾一个与自己无亲无故的小孩子?
        然而内心深处似乎有一个声音在不停地回响:“你给了他活下去的希望,不也应该给予他活下去的机会吗?”
        于是芥川又撒了谎,这次骗的是他自己:“我能独立生活,养你一个小孩子也不是什么问题,那你愿意么?”孩子像是怕芥川会反悔一样,赶紧接口:“嗯,我愿意。”
       “我叫芥川龙之介,你想怎么称呼都可以,那你呢?”
       “我…我叫太宰治”孩子好像一下子变得有些胆怯,又像是因为兴奋而有些结巴。“从今以后请多指教了……芥川先生。”

------TBC

【文炼芥太】一个脑洞x

       *丢下一个梗就跑x,是酒吧老板芥x退役军人宰。
       *想要看到帅气的太宰所以产生的脑洞。感觉自己写的太宰都有些软过头了,想换个风格。
       *以下用宰,芥来简称两人,可以接受以上设定的话就往下咯?

        战争结束而暂时退役的宰,因为在战争中目睹了无数战友的死亡而患上了PSTD,(可以简单地说成是战后心理创伤综合症,大概表现为在日常生活中眼前浮现起战时战友死亡的场景(幻觉));如果别人在宰面前提起战争、描述场景的话,宰会不由自主地感到恐慌和不安甚至发抖什么的;会时常做关于以前的噩梦,导致经常睡不好觉,然后有一定的药物依赖。(镇静药物一类)但是通常情况下在外人面前仍然是十分正气的军人形象。
         芥呢,其实并不想当酒吧老板,第一自己的酒量很差x,第二是因为总是需要面对醉酒的客人所以很苦恼。数次产生关掉酒吧去做其他职业的想法,但因为父亲的遗嘱是想要自己经营下去然后不得不做。其实相当讨厌营业化笑容的自己,但是对于客人,即使是醉酒的客人依旧保持温和的态度。后来勉强找到了经营酒吧的乐趣——观察来喝酒的客人。遇到感觉有趣的人会去跟人搭话聊天,然后把特别令自己感兴趣的事情记录下来。
         大概就是基于这样的背景下两个人的相遇。

【文炼芥太】一个小脑洞x

翻自己存档里面发现的老物,如果有人想看的话大概会写?x

*被囚禁的孤独的魔王芥x身为人类但觉得自己丧失为人资格的宰。

*宰有一点交际恐惧症(?)

梗概:
觉得自己只能做个逗人发笑的小丑的人类宰某天逃离了自己生活的小城镇,打算一个人在森林里居住什么的。但是运气不好,刚进入森林就下起了暴雨。为了躲雨误打误撞跑进有些破落的城堡,然后在城堡里的地牢发现了被囚禁(其实叫封印更合适?)的魔王芥。魔王芥被锁链锁在了地牢,眼睛也是蒙住的。被封印了几百年,碰到误入城堡的太宰也没有想驱逐的想法,反而希望太宰哪怕是暂时也好,留下来陪伴一下自己。

【一点点试阅】
太宰治慢慢走入没有灯火的地牢,虽然黑暗,但出乎意料地干净。手里的火把只能照亮一小段黑暗,模模糊糊地,太宰似乎看见有个人被链锁锁在不远处,不禁“呜哇!”了一声。
“……谁?”另一个声音在空荡荡的地牢响起,突然墙壁上的火把都被点亮了。有了灯光,太宰终于看了个清楚,不是他的错觉,真的有个人被锁在那里,被看起来十分沉重的黑色锁链。
看起来那是个颇为修长的男性身形,绝对比自己高,这个可以肯定了。即使是在暖黄的火光下,那个被锁住的人的皮肤看起来还是有些苍白,不仅是手腕脚踝,连脖颈上,侧腰都被捆上了黑色的锁链。眼睛也被黑色的眼罩严严实实盖住。
“啊啊……太宰治…借这里避一下雨……”一时没反应过来,太宰说话都有些笨拙。
那个人的声音出乎意料地温和下来:“旅人吗…想在这里投宿多久都没关系的,不过实在有点破旧就是了。虽然很冒昧,但能拜托您一件事情吗?”
“什么?”
“能就这样地…陪我说会话么,在您离开之前”

【文炼芥太】病(2)

食用须知x:
*略长
*是上次的后续!一不小心拖了一个月了qwq(土下座)前文的话戳主页!x(不会放链接x)
*依旧是心理医生芥x作家宰,老是吃玻璃刀不太好x所以这次有一点出去约会的小甜饼w
*有点仓促所以不太完整,还会有后续的!
*有人喜欢的话真是太好了x欢迎在评论区找我聊天w

留下那张字迹潦草得近乎慌乱的字条之后,太宰逃一样地离开了芥川的办公室。可是心底却冒出一点微弱的不甘,为什么不把你的想法说出来呢?太宰治。心里有这样一个声音问着自己。说不定说出来了就会被接受呢?
       不,不会的。压在心头沉重的自卑还是压过了微小的不甘。说出来了也只会被拒绝,甚至被厌恶。那样的话…倒不如继续藏起来好了。太宰这样痛切地想着。
        芥川先生,已经习惯带着面具的我,什么时候才能有勇气摘下虚伪的笑脸,来面对你呢?到那个时候,你会接受那样的我吗?
        在太宰离开的十几分钟后,芥川才从办公室的沙发上醒了过来。清醒过来之后芥川才发现已经错过了太宰的诊疗时间。看着手机上的几个未接电话和桌上留下的便条,芥川医师叹了口气。糟了…早知道应该喝杯咖啡撑过去的。没想到就这么直接地睡了过去。显然,太宰已经来过了。但是不知什么原因又走了。芥川有点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总之再怎么样也得下周才能见面了。
        第一次见到太宰又是怎么样的情形呢?那时候芥川刚刚调任,深呼吸之后,挂上职业性的微笑,总之,先给新的工作对象一个不错的印象吧。
        之后慢慢一次又一次的聊天,芥川和太宰慢慢熟悉起来。那双金色的眼睛里总是藏着敏锐却又脆弱的眼神。太宰总是敏锐地察言观色,灵巧地用语言逗乐别人,活跃气氛,带来欢笑。就像,就像带着笑脸面具的小丑。但是在说着玩笑一样的话语的时候,为什么你总是像在哭呢?芥川想。明明不信任别人,却总是在强撑着笑脸,娱乐着气氛。太宰治总是这样。日复一日,戴上的面具已经深深地烙了上去。而真正的“太宰治”,总是小心翼翼地潜藏在面具之后,用怀疑又不信任的目光注视着众人。
        真是个麻烦又让人心疼的孩子啊。
        芥川点燃了一支烟,可惜错过了今天的诊疗……不然的话,还是应该每周都和太宰好好谈谈心的,至少也能给他一个跟人倾诉感受的途径。
        嗯……不过虽然是错过了,但是单独约出来好像也是可以吧?芥川这么想着,拨出了太宰的号码。
        太宰正盯着空白的文档发呆,虽然离截稿期还没那么快,但完全想不到该写什么也是蛮头疼的。突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吓得太宰没看联系人就接了起来。
        “喂?”应该不会是责编吧?太宰想,距离截稿期还有一段时间呢。
        “嗯,下午好,太宰先生。”电话那头传来熟悉的声音。
        “啊……是芥川先生啊…”太宰有点乱了分寸。难、难道是今天那张便条引起了芥川先生的注意吗?
        “嗯,今天上午…您已经来过了是吗?十分抱歉……那时候居然睡着了,没能照常进行复查。”芥川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歉意。
       “不…没关系的,芥川先生累的话就注意好好休息,错过一次没关系的”太宰平时引以为傲的口才变得结结巴巴。糟了啊,怎么心跳突然就那么快了。太宰有些脸红。
       “那您今天下午有空吗?”
       “有空倒是有空……怎么了?”太宰有点紧张地接上话茬。
        “是这样的,如果您有空的话,下午想约您去一个可以放松心情的地方,作为今天上午错过诊疗的补偿”芥川顿了顿,“不愿意的话,您也可以拒绝”
        “嗯……可以的。”太宰紧张巴巴地有点说不出话。
         “好,您现在在哪里?我等会开车去接您。”
        “啊……在家”
        “那一个小时后见吧,太宰先生”
        “好。”
         得到回应之后,芥川就挂断了电话。而紧张过头的太宰,在深呼吸了好几下,才反应过来现状。
        啊……这算是约会吗?
        一个小时之后,太宰如约地在楼下等到了芥川。太宰坐在后座上,总有种紧张地怎么坐都不自在的感觉。冷静一点啊,太宰治。他在心里小声地对自己说。怎么每次面对芥川先生都有些慌乱失措呢。太宰自己也想不明白。
       “话说…打算要去哪里啊?芥川先生。”太宰问。
       “唔……”正在开车的芥川笑了笑,“是去水族馆哦,会不会听起来有点幼稚了?”
        “不…不会啊,水族馆也挺好的。”太宰说。只要有芥川先生陪着,去哪里都挺好的。
        “嗯,太宰先生不介意就好。”芥川轻轻点了点头。
        一小段车程之后,他们就来到了水族馆。站在门口,太宰不由得有些莫名的怀念,上次来水族馆这种地方好像是初中的秋游吧?这么想着,太宰不自觉地发起了呆。身旁的芥川笑了笑,“怎么了?不进去吗?”芥川的声音把太宰从发呆的思绪中拉回了现实。“诶?啊……想着跟芥川先生一起进去会好一点吧?”太宰有点愣愣地回答。“噗…我一直都在的哦,走吧,进去了。”
        因为是工作日的缘故,人自然是比假日少了。偌大的水族馆里面显得有些空旷。而为了观赏效果,水族馆的灯暗暗的,更明亮的是透明玻璃幕后的光景。“小心摔倒哦。”芥川这么说着,握上了太宰的手。
        突然手被握住的太宰一时有点恍惚。等到反应过来之后,脸上悄悄地热了起来。这…跟芥川先生牵手了?太宰感觉自己的脸肯定红的跟头发似的。这也太突然了吧?就像幸福不敲门就突然闯了进来。
       “那太宰先生要先去看什么?”幸亏灯光太暗,芥川没有察觉到什么。
        “嗯...都行吧,不过想先去看鲸鱼”太宰红着脸稍微低着头。
       穿过一条海洋隧道,不过几步路远就是他们要到的目的地了。巨大的鲸鱼悠然从容地在玻璃幕之后游动,似乎是为了让游客看得更清楚,这里的灯光稍微明亮了些,呈现在眼前的一片温柔的蓝色光影。
       跟芥川老师的眼睛一样漂亮呢......太宰这么想着,不自觉地整个人快贴到了玻璃幕上去看鲸鱼。芥川站在太宰身后的不远处,有点犹豫要不要偷偷拿出手机把这一幕拍下来。莫名地可爱呢,太宰先生,像是小孩子一样。芥川看着太宰的背影,悄悄地,趁太宰不注意,拍下了他有些稚气又十分专注的侧颜。

—TBC
      
       

【文炼芥太】病

食用须知x:
*是芥太,大概除此之外没有cp了x
*心理医师芥x作家宰,宰有一点社交恐惧症和心理疾病这样,大概表现为对自己的不自信和对其他人的不信任
*ooc属于我x
*如果有人想看的话大概会有后续?xx
*请走下文x祝食用愉快→

        作家多多少少都是有点神经病的,某作家太宰治一直这么想。
        几年前,太宰治就曾被送去过疗养院。说是疗养,不如说是精神病院比较合适,高高的围墙是为了防止病人逃出去;强壮的男护工是为了制服住发病的病人。苍白压抑,没有色彩。
        要不是遇到芥川先生,可能会死在那里吧。太宰治想。
        刚开始的医师执行的是药物治疗,奇奇怪怪的各种药物,吃下去会昏昏欲睡,无法思考。太宰自然是很抗拒的,但是治疗是强制的,不愿意也得服药,美其名曰是治疗。连续只一个月,太宰觉得自己就算不是个疯子,也早晚会变成疯子。
       改变太宰一生的转机是在某一天突然开始的。就像命运的轮盘突然开始转动。
        那一天突然就不用服药了,太宰正想着是原来的医师暴毙了还是被炒鱿鱼了。晨间例行检查的小护士就告诉他,换了一位新医师。今天会来见他一面。
        噢,新医师,挺好的。太宰心里多多少少有点感谢这个素未谋面的人,至少免去了他接受药物治疗的酷刑。
        这时候那位新医师就进来了,先是礼貌地敲了敲门,然后进了太宰的病房。那是一个很温柔的男人,看起来相当年轻,跟太宰差不多同龄。新医师笑了笑,先开了口:“太宰先生吗?我是芥川龙之介。你的新医师。”
        这就是初遇了。太宰第一次见面就被那双纯净的水蓝色眼睛所吸引。
         芥川就任之后取消了太宰所有的药物治疗。每天都会有三个小时陪在太宰身边,多数时候是跟太宰聊天,说是聊天不如说是太宰单方面的絮絮叨叨比较合适,芥川永远都是安静地听着,不做什么观察笔记也不插嘴,无论太宰说什么芥川都会认真地听着,偶尔点头同意,是一个极佳的听众。
        偶尔他们也会出去散步,并肩走在绿茵的草地上聊着天气或者文学。
        这样的生活过去了两个月,太宰的精神已经基本稳定,不再像入院时每日莫名的心悸和忧郁,靠安眠药才能入睡。不必再每日提防惊醒睡眠的噩梦或者整夜整夜的无眠。
         后来太宰就被判定能够出院了,不过每周还得去芥川的咨询所进行两个小时的心理咨询。
          其实也只需要一个月的复查而已,太宰却近乎执拗地坚持了下去。他开始离不开芥川了,或许说是依赖。芥川的认真倾听和信任已经把太宰彻底俘获了,甚至有时候两个小时已经过去了太宰还浑然不觉。被人信任,被肯定的感觉太美好了,从来没有人给过太宰这种感觉,在遇到芥川之前。
        芥川先生,比吗啡还要容易上瘾啊。太宰苦笑着想。哈……已经沦陷了。
        太宰渐渐地在心理咨询时候会聊些和芥川的共同话题。那样芥川也能够跟太宰聊起来,会温柔地笑笑。要是换作平时的话,太宰会觉得自己是在刻意取悦别人,那是他最讨厌的事情,因为实在是很累,要时时刻刻注意别人的脸色和眼神。但面对芥川的时候就不会累了,太宰反而感到更加的轻松和愉悦。每次这样的咨询结束之后,芥川都会说:“不要太勉强自己哦,太宰先生”
       果然小心思被看出来了,太宰想,可是一点都不勉强哦,芥川先生。要是你笑的话,我也会觉得幸福的。
        可是自己在芥川心里算是什么呢。太宰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大概就是病人,工作对象。芥川对于自己美好信任和倾听或许都只是因为职业素养和良好的教育出身,跟“太宰治”这个人自身没有任何关系。也许芥川先生对待所有的病人都那么认真那么仔细,你不过是其中一个而已,太宰治。他想。
        但就是莫名的不甘心啊……好不容易才有一个真正信任自己的人,也就只是因为工作这样无关于感情的原因。太宰感到前所未有的痛苦和无力。
         某一次诊疗的时间定在下午时分。太宰过去的时候打芥川的电话没人接,敲门的时候也没人应。正当太宰有点沮丧地打算原路返回的时候,轻轻一拧门把手,门居然没有关。太宰放轻脚步走了进去,试探地喊了一声“芥川先生?”还是没有人应。走进芥川的办公室,太宰才看到芥川是躺在诊疗室的沙发上睡着了,手里还虚握着常用的那只钢笔。是在工作的时候睡着的吧?大概是太累了,芥川先生。太宰想,他轻声走近,没忍心把芥川喊醒。太宰看着芥川沉静的睡颜,即使是睡着了也很帅气呢,芥川先生。太宰在心里说着。不过确实也很累吧,每天都要面对那么多像我这么麻烦的精神病人。但是可以的话……
        能不能,能不要把我当做病人来看待吗……?求你了,芥川先生。太宰突然就有一点想哭的冲动。
        芥川先生,你愿意接受这份愚蠢到无可救药的爱慕吗?太宰用只有自己听得到的声音说。
        最后太宰在桌上留下了“注意休息”的便条,然后轻轻掩门走了出去。
        下周再见吧,芥川先生。